立博APP-推荐

                                                            来源:立博APP-推荐
                                                            发稿时间:2020-06-03 06:26:56

                                                            此时此刻,全球防疫机制集中于新冠疫情的应对上,有限的人力、物力和财力也不可避免向这一方向倾斜。

                                                            历次埃博拉传播和防疫的经验教训表明,这种疫情最容易在公共卫生条件差,缺乏干净厕所、清洁水源和电力供应的不发达地区传播,而撒哈拉以南非洲恰是这样的地区。

                                                            正如许多专家所指出的,埃博拉死亡率虽高,但潜伏期很短(2-9天,一般为4天),极高的死亡率反倒在很大程度上制约了这种凶猛疫情的远距离传播。

                                                            这一事实让埃博拉的防治以及疫苗的研发工作一直未受到足够的重视。

                                                            周医生称,琪琪今年29岁,送到医院时,症状为完全性截瘫、胸乳头连线以下失去知觉,双下肢不能动,大小便失禁。经过手术治疗后,现在转到普通病房。由于琪琪的情况属于高位截瘫,损伤比较严重,后期康复治疗周期较为漫长。

                                                            此前最后一次也就是第10次,发生在2018年8月,主要流行区域是刚果金东部的南北基伍省等地。

                                                            6月2日,为琪琪治疗的主治医生徐州仁慈医院周医生告诉澎湃新闻,琪琪已从重症监护室转到普通病房,目前生命体征平稳,但情绪不太好。

                                                            正因如此,历次埃博拉疫情才一次又一次在这里暴发。

                                                            发达国家何以漫不经心?

                                                            相对于艾滋病、新冠肺炎甚至麻疹,发达国家对埃博拉疫情防治、对特效药和疫苗研发都显得漫不经心。